599051195

打响了宁德市扫黑“第一枪”

作者:金亚洲发布时间:2019-09-05 10:02

比刀更可怕的是枪。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与杨春共事16年的同事胡卫清扑到犯罪嫌疑人身上的时候,只觉得对方抓了什么东西抵在自己胸口,此刻,是杨春一脚踩住犯罪嫌疑人的手,胡卫清才看到犯罪嫌疑人持有手枪且上了膛。

涉黑案件往往时间跨度长、涉及范围广,证据难以查实,背后关系错综复杂,破案难度极大。杨春担任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负责指挥、协调、指导全区涉黑涉恶案件线索核查和侦破工作。

此案是国内首例蛇毒检验方法应用于庭审判决,填补了相关领域物证鉴定技术的空白,为全省乃至全国办理类似案例提供了方法借鉴和标准参考。

妻子女儿单向发出的微信越来越长,杨春再无法回应,也无法再述说自己对于警察工作的理解与热爱,但他把信念传递给了更多人。同事们会替他继续书写一个个案件的胜利结局。(记者 陈慧娟)

探案剧是人们最喜爱的一种影视作品类型,暗潮涌动、跌宕起伏的斗智斗勇,抽丝剥茧、细密扎实的命案分析,最终正义总会战胜邪恶的喜悦,都如此引人入胜。而在真正从事刑侦工作的警察的人生剧里,有同样的身临险境,却没有主角光环,肩负着惩罚罪恶的天然使命,必须靠自己写好胜利的结局。福建省宁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原副局长杨春就是这样一位刑警。


(责编:宫宜希(实习生)、曹昆)

2017年年底,杨春就出现了胸口发闷、手发麻的问题,医生建议住院治疗,他要求采取保守治疗。“他总说办完这个案子就休息,因为案子的线索都在他脑子里。”杨春的姐姐回忆。

刑警面对的罪犯,不乏凶残的、失去理智的。追踪涉嫌杀人后逃跑藏匿的吸毒人员,在同陷入幻觉、手持两把大刀的犯罪嫌疑人紧张对峙时,杨春伸手把新入职的同事拉在身后。他并不认为对方不会袭警,只是觉得自己块头大,挨两下应该扛得住。

关键词还有“敏锐的直觉”和“对真相的执着”。

“劳累”更是这部人生剧中的高频词。

这部剧,走到了最后一幕。

为了将这起涉黑案办成铁案,杨春带领专案组,调查走访群众500余人次,形成1万余页的文字证实材料,形成起诉意见书近3万字。2018年12月20日,蕉城区法院作出判决,全部犯罪嫌疑人当庭认罪、不上诉,正式宣告这个犯罪组织的覆灭,打响了宁德市扫黑“第一枪”。

回放杨春的人生,并没有太多资料,他没有接受过采访,能看到的影像都是在重特大案件的办案现场。他的职业生涯浓缩在2007年起担任刑侦大队长以来参与侦破、组织侦破的3150余起各类刑事案件中。

随后,民警按照杨春的思路,从现场的戒指盒等物品入手,找到销售戒指盒的淘宝网店,发现了购买戒指的另有其人,并查实此人与死者妻子时常深夜联系,有不正常关系嫌疑。在一系列铁证面前,犯罪嫌疑人终于供述了他强迫死者喝醉后,将蛇毒注入死者体内,制造被毒蛇咬伤中毒死亡的假象。

就在正要抓捕的时候,杨春因突发心肌梗死倒下了。

从警28年,他的人生剧的关键词,缺不了“危险”。

接下来打响的“第二枪”,举报对象涉及区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事关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侵吞集体资产等犯罪行为。这样复杂的案件,保密是生命线。杨春只带着同事詹益冬。“晚上工作、取证,我们两个人对30多个犯罪嫌疑人处所进行踩点,制定了非常详细的抓捕方案。”詹益冬说。

谢某彬、张某渺为首的涉黑组织在专项斗争开始之前就进入了杨春的视野。面对线索单一、受害人和证人惧怕黑恶势力不敢提供真实信息的困难情况,他先后5次深入村居走访摸排,11次深夜到受害人家中打消受害人的顾虑。最终,杨春以抓赌为掩护,在涉黑组织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将其一举摧毁,66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刑警守护的是百姓生命财产最基本的安全,因此为了尽快破案,熬夜研判、蹲守、预审攻坚是常事。

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杨春更忙了。

2016年8月7日,在宁德市蕉城区戚继光公园里,发现一名死亡男子。胡卫清回忆:“身体没有其他外伤,手臂肿了,脸发青发紫,法医鉴定是中了蛇毒。”案发现场散落着酒瓶、一对戒指和一封并不是写给妻子的情书,怎么看都像是为情所困、借酒消愁时,被蛇咬伤死亡。正当大家准备以此结论结案时,杨春却对现场遗留的物证提出疑问,他坚持要弄清楚戒指是哪里来的,情书中所指是谁。胡卫清说:“他要求证明现场的全部物证都是合理的,站得住脚的,才能定性意外,一定要排除所有疑点才能结案。”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