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051195

广西:一心向海,逐梦“门户”

作者:金亚洲发布时间:2019-09-04 16:02

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加快发展

“一湾相挽十一国、良性互动东中西”,西部地区运距最短的出海口……虽然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但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让广西一直怀着一个联通内外、辐射西部的“门户梦”。

几年前,“广西货不走广西港”的现象一度在广西引发热议。西部地区货物从广西出海的运距优势显而易见,近年来运价等也逐步下降,通关效率和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改善,但由于航线少、航班不密等因素,导致货物通过北部湾出海时间较长且不好控制,不少货主仍倾向选择通过长江航运、陇海铁路等传统成熟线路出海,还有大量南下、北上的货物选择了珠三角和越南海防等港口。一家落户广西沿海的出口型公司负责人就表示,港口虽然近在咫尺,但航线班轮不够密,货物滞港时间相对较长,考虑到综合时间成本,他们只能把货物通过公路运到深圳出海。

在“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的大背景下,中央明确赋予广西“三大定位”新使命。应运而生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则成为广西实现“三大定位”的最佳载体。这一次,面对前所未有的机遇,广西正趁势而上,努力百炼成钢,加快实现多年的“门户梦”。

其次,在战术层面要围绕规划要求,立足当前发展实际,从以下几方面着重发力。

——加快补齐基础设施短板,集中力量破解运力“瓶颈”。抓住规划契机,加快北部湾港深水航道和智能化码头建设,全力打造中国沿海主要港口和集装箱干线港;推动黄桶-百色铁路、南宁国际铁路港等一批重大项目建设,推动南昆二线百色-威舍段、黔桂铁路二线等一批重大跨省铁路项目纳入国家近期建设规划;加快建设南宁国际铁路口岸、凭祥口岸货运专用通道升级改造等。围绕枢纽节点打造一批具有多式联运功能的大型综合物流基地,支持在物流基地建设具有海关、检验检疫等功能的铁路口岸。

——持续做大新通道物流规模。坚持把海铁联运作为陆海新通道优先发展方向,全力做大陆海新通道班列规模,形成多条稳定规模化运行的海铁联运班列线路,积极培育和开行冷链、汽车等特色班列。加密国际班轮航线,促进班列、班轮有效匹配,积极拓展北部湾港远洋航线。不断扩大跨境运输规模,加密跨境铁路班列,推动开行中国—越南跨境运输直通车。

尽管开局良好,但面临的考验仍然异常艰巨。一条新的国际贸易新通道的培育需要全链条多因素协同推进,基础设施滞后、班轮班列不密、货源不足、产业发展不均衡等诸多难题制约着新通道的建设。

对于广西而言,面对新形势新要求,首要是解放思想。日前,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呼吁动员要思想解放,决不能在千帆竞发的区域发展面前无动于衷、无所作为。思想解放就必须着力破除因循守旧、封闭狭隘、安于现状、畏首畏尾、等靠要等各种陈旧落后的思想观念和思维定式,凝聚抢抓机遇共识,以思想大解放推动事业大发展。

北部湾经济区同城化、港口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深入,临港产业迅速崛起,服务国家战略的“南宁渠道”不断拓宽……围绕形成“沿海发展新一极”的远大目标持续发力,广西在区域经济和对外开放格局中的地位明显提升。

在这个过程中,广西既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韧劲,也要有“天工人巧日争新”的进取意识,通过持续改革创新更好地服务各方,也在成就他人中实现自己的梦想。(记者 刘伟、向志强、潘强)

广西沿海沿边口岸在新通道上的重要节点地位日益凸显。2018年,云贵川渝等西南四省企业经广西口岸实际进出境的货物价值41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8%,一些西部省区市相继在北部湾布局临港工业园区、生产基地、码头等。

十八大以来,在深化共建“一带一路”中,广西在国家对外开放大格局中的地位更加凸显,迎来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从上世纪90年代的西南出海大通道建设到新世纪以来借助中国—东盟博览会搭建国际合作的“南宁渠道”,再到持续推进的北部湾开放开发,多年的持续努力取得了明显成效,但相比于各方的期待,差距也不可谓不大。

在这其中,最具战略意义的就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运营。这一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地区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在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而对照西路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宏大规划,目前西部参与省份在铁路、公路和港口等方面都存在“瓶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亟待提速。以铁路为例,黔桂、南昆等线路运力趋于饱和,一些铁路需要扩能改造,一些线路有待“截弯取直”。南宁—河内铁路牵引定数逐段下降,国内省区至广西铁路基本为4000吨左右,南宁—崇左段2600吨,崇左—凭祥1400吨,凭祥—河内仅为1000吨,限制了跨境运量,需加快扩能改造。

把广西建设成为西南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不仅是广西的梦想,也饱含着整个西部地区乃至国家的期许。

从倡议提出到前期调研再到班列开行、降费提效,其间西部陆海新通道几易其名,广西一直是最积极的倡导者和参与者。


新中国成立后,广西怀着对海洋的无限向往,开始了向海发展的艰苦创业之路:1968年,2000吨级的浮码头在防城港动工建设;1984年,北海成为我国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1992年,钦州干部群众自发捐款2000多万元,在荒芜的海滩边建起了两个万吨级码头。

新通道汇聚了大量物流,也对沿海口岸提出了更高要求。长期以来,广西口岸开放建设资金投入不足,设施相对滞后,通行能力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物流需求。一位西北业内人士表示,新通道还存在冷链设备不足、货场冷库较少等困难,满足不了西北洋葱、苹果等农产品冷链运输。上行的海鲜产品对于存储条件要求非常高,也存在分拨能力不强的情况。

新世纪以来,广西加快向海发展、对外开放步伐。2004年,中国—东盟博览会永久落户南宁。2007年,北海、钦州、防城三港合一组成广西北部湾港。2008年,广西北部湾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

成效大挑战也大

上世纪90年代,广西加快了面向东盟、服务大西南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北部湾沿海港口与西南腹地的交通连接得到强化。

推荐新闻: